• 联系我们
  • 寻求报道
  • 创新观察网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实时掌控最具价值的创新资讯 创新观察网公众号二维码发掘新锐,融通资源,连接价值。

新能源客车寡头市场形成,企业应如何应对?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张煦 2018-04-04 19:29:19 点击:


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新能源客车,寡头图片来自“123rf.com.cn”

新能源客车领域看政策吃饭的局面,在补贴退坡之后瞬间陷入冰冻。受新能源补贴退坡政策影响,2017年,纯电动客车以8.9万辆的销量收官,降幅达23% 。而相关企业的业绩呈断崖式下滑。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截至3月27日,在已经公布的业绩中,车企的客车板块业绩均直线下滑,仅有少数实现较好业绩。

2017年,包括比亚迪、中通客车、安凯客车、曙光股份、福田汽车等诸多含有客车业务的整车上市企业业绩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其中中通客车的净利润下滑78%,这是中通客车连续大幅度下滑的第2年。经济观察报此前曾在《狂奔的电动大巴》一文中率先指出6-8米电动大巴是企业违规套取补贴的重灾区,但除了违规套取补贴,对电动大巴超高的补贴,使得企业业绩出现各种“畸形”的发展现象。中通客车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

但仍有少数车企在补贴面前经受住考验,比如比亚迪和宇通客车,这两者尽管利润收到波及,但分别通过开拓国际市场以及产品结构改善实现了影响的最小化。而金龙汽车则实现了从亏损到盈利的转变,但这主要是得益于补贴到账等原因:一方面,其子公司苏州金龙公司恢复了新能源客车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并且该子公司于2016年1月至9月间完成销售并上牌的合规车辆可以申请中央财政补贴收入,该部分收入已得到确认;另一方面,预计担保损失转回、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的应收款项减值准备转回,产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约0.7亿元。

企业的年报业绩,将这一市场过度透支、政策疯狂的现状,暴露无疑。而在这一背景之下,市场逐利的本质愈发明显。一些规模不大的“游戏玩家”在补贴退坡影响下,开始抽身而退,产销量出现戏剧性的暴跌。以曙光股份为例,2018年前两月其仅生产了一辆新能源客车,销量则为零。而更多的企业选择出征海外市场,以及加速向物流车市场转型。“在狂欢之后,新能源汽车如何继续发展,寻找到市场将是未来的主要难题。”一位新能源汽车生产商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而2018年该市场前景不容乐观,“为了追求高补贴、赶上末班车,新能源客车领域其实已经出现了提前消费的现象。”第一商用车网总编辑谢光耀称。业界预计2018年全年产销纯电动客车7万辆-7.5万辆,同比下降15%以上。

业绩再度集体暴跌

补贴直接波及了含有新能源大巴的整车企业。比亚迪(0002594.SZ)3月28日公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比亚迪汽车业务营收为566.24亿元,同比下降0.68%;相关产品的毛利率较2016年下降3.93%。每台纯电动大巴补贴下降了13.5万元,这对比亚迪新能源汽车业务盈利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在年报中,比亚迪对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做出预计,净利润区间约为0.5 亿元至1.5 亿元,预估将同比下滑75.2%至91.8%。

宇通客车(600066.SH)目前是中国纯电动客车市场中份额最大的企业,占比为23%。2017年,其产销数据显示,产销分别下滑5.29%和4.82%,其中,中型客车产销下滑幅度占比超过15%。在营收净利润方面,宇通客车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1月至9月,实现营业收入189.95亿元,同比下降12.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02亿元,同比下降16.43%。如果没有大笔收入,其2017年盈利将保持下滑。

其它客车车企的日子更不好过。中通客车(603559.SH)2017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45.05亿元,同比下降22.68%;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下降73.2183%,其预计2017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0亿至2.30亿,同比变动-70.98%至-60.75%,汽车整车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5.19%。

此外,安凯客车(000868.SZ)3月20日晚间披露年报,公司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4.49亿元,同比增长14.54%;净利润亏损2.3亿元。公司上年同期盈利5135万元。2017年,公司实现客车销量8717台,同比下降14%。还原新能源补贴后,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8.25%。受计提应收款项减值准备等影响,2017年公司经营亏损。

除客车企业的经营亏损,新能源客车销售的应收款回收风险已然开始暴露。安凯客车2017年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额为1.66亿元,计提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金为0.48亿元,合计计提的应收款坏账准备达2.14亿元。而截至2017年底,安凯客车应收款(应收账款与其他应收款之和)为45.99亿元,同期,公司净资产仅为11.4亿元,应收款是公司净资产的4.03倍。

巨额应收款不仅增加了公司的减值压力,还带来了沉重的财务压力。据财报显示,2017年,安凯客车的财务费用为7249万元,而在2015年时,这一数字还仅为1181万元,两年时间,财务费用的增幅就高达513.8%。

目前,多家新能源客车企业都存在着巨额应收账款。截至2017年底,宇通客车的应收账款为158.05亿元;中通客车的应收账款为55.42亿元;金龙客车的应收账款为102.29亿元。三家车企的应收账款分别占同期净资产的比重为 119.07%、270.25%和204.27%。而巨额应收账款的资产减值或将成为新能源客车企业的业绩杀手。在这一项中,市场第二的比亚迪,应收账款在诸多新能源客车企业中金额最大,高达516.77亿元,压力很大。

对此,谢光耀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公交车企业在采购客车时,通常购车企业只首付给客车企业30%的首付款,之后再按揭偿还,这已经是无法回避的现实。这就导致压力都倾向于客车企业一端。

新能源大巴寡头市场形成

好日子已经结束。随着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改变,未来新能源补贴方式将由“普惠制”转向注重研发。财政部相关负责人此前明确表示,新能源汽车补贴将不断提高进入推荐车型目录的企业和产品的门槛,使技术先进、市场认可度高的产品能够获得财政补贴,相反的就得不到补贴,推动企业加快技术进步,促进优势企业做优做强。

相比较而言,未来,拥有技术标准和参数标准话语权的宇通模式、比亚迪模式企业会更容易获得财政补贴。很明显的趋势是,新能源汽车寡头市场格局已经形成,未来除几大龙头企业之外,加速转型几乎是很多中小企业在2018年必须面临的难题——随着新能源客车补贴金额的退坡和补贴技术标准的提高,很多不具备核心竞争力的新能源客车企业加速转型。但与此同时,也因资质的稀缺,大部分企业并不会退出这一市场。

一些变化正在产生。首先,一些客车企业开始重心转移,来缓解市场风险,一些规模不大的“游戏玩家”在补贴退坡影响下,开始抽身而退,产销量出现戏剧性的暴跌。以曙光股份为例,曙光股份(600303.SH)发布的2018年产销快报显示,2018年前两月,公司生产的新能源客车为1辆,与去年同期的 127辆相比大跌99.21%;同期,新能源客车销量为零,未来曙光股份将主要精力放在主营产品黄海皮卡上。

此外,2017年,有部分企业将一部分重心转移至新能源物流车领域。如南京金龙、中通客车、江苏九龙、烟台舒驰等。“新能源客车市场对外来资本的吸引力在不断减弱,反而是新能源商用车市场的另外一个分支——新能源物流车的吸引力日益增强。”谢光耀如此表示。

谢光耀称,以吉利商务车为例,最初进入市场时,也是雄心勃勃,希望在客车、商用车和电动物流车领域有所建树。但现在,其电动物流车比重远远超过客车,“并不是要退出这个市场,而是资源的倾斜。

对于龙头企业来说,寻找新的机会,将是2018年的战略动作。目前,新能源公交客车在一二线城市渗透率较高,市场相对成熟,但是三四线城市仍有较大发展空间。此外,以宇通客车、比亚迪为首的客车企业也正在开拓欧美等海外市场。

2017年,纯电动客车领域,宇通客车、比亚迪、中通客车和珠海银隆继续保持前四地位没有变化,分别累计生产纯电动客车2万辆、1.27万辆、7000辆和6626辆,份额分别为22.6%,14.4%、7.9%和7.5%。与此同时,上海申龙、中车电动成为业界黑马,势头较猛。上海申龙的控股股东是上市公司东旭光电(000413.SZ),而中车电动背靠的则是中国中车(601766.SZ)。

扫描二维码,关注创新观察网微信公众平台,实时掌控最具价值的创新资讯,创新观察网,致力于发掘行业新锐,融通资源,连接价值。

精彩推荐

文章热榜